文学沙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沙龙

沧桑一株草

更新时间:2015-01-24

周腾飞

作为一株常态的草,它本来是没有什么心思的,知足常乐着,在满足中幸福着,随着春去秋来冬去春来,应时顺序地枯荣着,还有点宠辱不惊的境界。可这是一株不同寻常的草,曾经历了两次沧桑巨变,命运跌宕起伏,令草感叹唏嘘……

记忆中,曾被野兽践踏过,造成多处骨折与肌肉撕裂,可它并不记仇。一夜过去,借一缕春风几滴甘露,撕裂的肌肉就复原了;一场雨过,骨折的部位全都复原如初。花儿唱歌,它便即兴起舞。兴高采烈时,自己也开几朵花来,自娱自乐自逍遥。

正鲜嫩欲滴青春美貌时,却被一只羊齐根啃去,它也并不忧伤阴郁,一场雨来,重新生长,再生的生命同样意气风发,比没有遭劫的草们更年轻美丽、充满活力。因为年轻美丽、因为充满活力,夏天里,它又被啃噬。那好吧,你吃了我,是看得起我,为报答你吃我,我得抓紧再长出来。谁说“人善遭人欺、马善遭人骑”来着。

被谁吃了,它也不觉得委屈,一种生命能够有益于别的生命,甚至是喂养着别的生命,那是最大的价值实现形式。为了呼应它的价值观,不,是帮助它实现生命崇高理想,深秋时节,它再次被一头大牲口咬断。这次的骨肉比春天和夏天都衰老,牲口多咀嚼了几次才咽下肚去,它感到了骨肉被嚼碎的疼痛,但忍一忍也就过

去了。

又一个深秋,这株草遭遇了一场龙卷风,风送草籽扶摇直上,去天空急剧飞翔了一次。风停时,草籽落在了一座高山的接近顶峰的悬崖之上。刚下过雨,石头缝里一点点泥土还是湿润的,草籽以它的敏锐抓住了这点泥土,并以其顽强的韧性生根发芽,长成了一株草。这株草先是孤单凄苦的。左右四顾,周围没有自己的伙伴;极目远眺,脚下是绝壁悬崖,悬崖下是沟壑深谷。它想念前生,想念家人,想念肩挨着肩手挽着手亲密的伙伴。相思令人老,相思对草也是一种折磨。不等秋来,它便变得枯黄瘦弱。

毕竟这是一株非凡的草,它很快自我调适过来。它想,自己是一株杰出的草,所以必然要远离大众。那些平凡平庸的草,只配生长在低处;只有自己这种万里挑一的草,才配生长在高处。这样一想,可就了不得了!悬崖下那棵参天大树,都比自己低了几层楼的高度。大树下面那些郁郁葱葱的树们,就更不在话下了,比自己低得多了。那句歌怎么唱来着?“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株无人知道的小草”。纯粹胡扯,不是偏见就是无知。决定谁高谁低的,不在于你的身高,而在于你所处的位置。我不就比所有的树高吗?顿悟后的草,很是志得意满!

可是这种价值评价,纯粹是自我呓语、自说自话,并没有得到任何呼应。没有草亲近它拥戴它,树们根本不搭理它。曾光顾过草地的鸟儿,只在树上歌唱,再也不愿幸临它这一棵草。甚至连草虫也很少光顾它!

比它低的大树,是天天向上的,树梢直指天空。它胸藏日月,口吐星云,不故作姿态,却自显气宇轩昂,后面更有千百棵大树小树簇拥着。尽管有株草长在高处,可它从来就没拿这株草作参照。而这株草,居高临下久了,整个身体倾斜向下,像要跳崖似的,失去了在草地时的生动蓬勃……

忽然,一片树叶落在了近旁。它敏捷地抓住了它,多少感慨、多少情怀、多少积压已久的话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喧泄的对象。它俩交谈数日后,向那片山谷发表了一篇联合公报。核心观点如下:大千世界,亿万生物,各有其位、各有其性。作为草和树,本应安其位、禀其性,落地生根、随遇而安。不争,则世界都在我们的覆盖之下;若争,连虫子也斗不过。我们可别让人给带坏了,让位置的高低,来决定身份的尊宠卑贱……(节选)

(作者单位:北京市物价检查所)


上一条:游崂山
下一条:致长江
 

社长兼主编:陈雪芹

电 话:68515135

执行主编:郭霄

电 话:68054839

编辑部

电 话:68054816/68054839

广告部

电 话:68054837

发行部

电  话:68052048

学术稿件:李丽娜  简丹  丁蓝  项菲

电  话:58408627

新闻投稿邮箱:

zgsbgcxw@126.com

技术文章投稿邮箱:

zgsbgc@126.com

开户行

工行北京礼士路支行

户   名

《中国设备工程》杂志社

账  号

0200 0036 0902 2100 604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一区12号楼4门3层(10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