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沙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沙龙

流溢着时代底蕴的一泓清泉

更新时间:2015-01-25

——读《长恨歌》有感

刘梦璐

读毕王安忆的长恨歌,着实给了我一个震撼。它史诗性的小说内容,将上海几十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投注到一个普通市民女子人生轨迹的精妙上。时代的动荡和错误是个人悲剧的宿命力量,对于每一个读者来说都是极具震撼力的。

《长恨歌》的叙述模式很特别,它将时间的脉络深深掩藏在人事两物无与伦比的精妙描写中,像《弄堂》、《王琦瑶》、《康明逊》这样的章节,表面是对其进行铺陈直叙,而故事的推动和发展、时间的流动和变迁都没有被冲淡掉。现当代中国小说大都采用传统的章节描写方式,而王安忆的《长恨歌》、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等小说则通过特殊的叙述视角来完成,创作似一泓清泉让人耳目一新。

而最令我震撼的是《长恨歌》的语言,欣赏之初,我竟觉得它与钱钟书的《围城》、张爱玲的《传奇》是同时代所作,如不是故事所涉背景已经延伸到新中国成立多年以后,我会觉得它与国统区海派文学一般无二。阅读《长恨歌》,我仿佛置身于那个缤纷多彩的文学世界,甚至是一个更美的境界。它的情调流溢着一个城市深埋的意蕴、一个时代逝去的妍丽。透过它,一个地域往日的故事如在目前。

于我来说,更难能可贵的是,《长恨歌》展现了地域与人或明或暗不可隔离的关系、“人生而有欲”的人性视角,以及男性世界里女性的悲剧。

城与人,有着那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我们都还记得原文里对王琦瑶有着那样一番经典的描写:“王琦瑶是典型的上海弄堂的女儿。每天早上,后弄的门一响,提着花书包出来的就是王琦瑶;下午,跟着隔壁留声机哼唱《四季歌》的,就是王琦瑶;结伴到电影院看费雯丽主演的《乱世佳人》,是一群王琦瑶;到照相馆去拍小照的,则是两个特别要好的王琦瑶。每间偏厢房或者亭子间里,几乎都坐着一个王琦瑶。”;“弄堂墙上的绰绰月影,写的是王琦瑶的名字;夹竹桃的粉红落花,写的是王琦瑶的名字;纱窗帘后头的婆娑灯光,写的是王琦瑶的名字;那时不时窜出一声的苏州腔的柔糯的沪语,念的也是王琦瑶的名字。叫卖桂花粥的梆子敲起来了,好像是王琦瑶的夜晚数更;三层阁里吃饱饭的文艺青年,在写献给王琦瑶的新诗;露水打湿了梧桐树,是王琦瑶的泪痕。”当还沉浸在对上海民俗的纯美描写当中,就可以发现王琦瑶就是上海的女儿,她生于斯长于斯,一生都擦不去上海传递给她的气息,更重要的是这种上海气质影响了她的人生轨迹。上海与北京不同,它侧脸向东,而对着一个浩瀚的太平洋,而背后则是一条横贯九域的万里长江,所以注定了上海的与众不同。

上海人的开通与欲望,上海人对开放型文化的追求,上海人的追名逐利都在王琦瑶们的身上展示得淋漓尽致。假若王琦瑶生长在恪守温柔敦厚、中庸平和文化的中原地区,大概也不会从一个里弄淑媛去竞争一个“上海小姐”,也不会对作为李主任的“金丝雀”坦然无畏,可能也不会不在乎众人眼光毅然产下薇薇。

王琦瑶的一生无疑是一个悲剧,她曾有昙花般的灿烂,晚年却无声无息孤独地冤死而去。而究其悲剧的起点,就是从她开始依附屈从于李主任开始,而支配她做出这一选择的是她追逐欲望的冲动。人生而有欲,欲望是人类生活的驱动力,是人类戏剧的总导演。王琦瑶虽生在普通的上海弄堂里,骨子里却崇拜时尚,“渴望出人头地,有着名利心,而且行动积极,不是光说不做的。她们甚至还更坚忍,不怕失败打击。”有着一种锲而不舍地追逐欲望的劲头。做李主任的“金丝雀”、离开外婆家重返上海、康明逊、老克腊,王琦瑶与他们之间的情爱纠葛,都是欲望支配的结果。所以要否定王琦瑶,指认她为一个贪慕享受、物欲旺盛的庸俗女子?不,欲望是要从两方面来看待的。对于王琦瑶,王安忆寄寓了无限同情,她曾写道:“王琦瑶是一个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女人,她和上海一样非常能受委屈,但她百折不挠。她在小事情上很能妥协,但在人生目标上决不妥协。眼看没有路了,她又能走出一条生路。”不可否认,在李主任死后,王琦瑶失去终身所依之后,她还能坚强的返回上海,并将自己本来苍白的宿命重新画上色彩,也与她骨子里的欲望脱不开关系。有人评论《长恨歌》:“人物对快乐的追逐与生命之中长恨的感慨共存,日常生活的认真与不顾未来的苟且偷安相容。”

人生在世欲望无限,而实现欲望的能力却有限,这是人生的根本困境。所以王琦瑶正是欲望的存在,她才敢于不怕被抛弃,承担一切。因而,我们无需固守着传统道德规则对此人挞责,重要的是在尊重生命的基础上,去看待欲望的存在,去认识人性的本质。

     (作者单位:中南大学)



下一条:深秋
 

社长兼主编:陈雪芹

电 话:68515135

执行主编:郭霄

电 话:68054839

编辑部

电 话:68054816/68054839

广告部

电 话:68054837

发行部

电  话:68052048

学术稿件:李丽娜  简丹  丁蓝  项菲

电  话:58408627

新闻投稿邮箱:

zgsbgcxw@126.com

技术文章投稿邮箱:

zgsbgc@126.com

开户行

工行北京礼士路支行

户   名

《中国设备工程》杂志社

账  号

0200 0036 0902 2100 604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一区12号楼4门3层(10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