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广角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广角

小村庄上的外婆

更新时间:2015-01-25

黎龙醒

在赣中平原那个恬静祥和的小村庄上,曾经住着我团团脸的慈祥外婆。

小时候,在众外孙当中,我排行老小,因而,外婆给我的呵护和疼爱也最多。每年的寒暑假,我都吵着要去外婆家,妈虽然忙,也会抽空送我,一到村口,我就急切地奔向外婆的小屋。老远就扯开嗓门喊:“外婆……外婆……”,听到喊声的外婆用腰间的围裙擦着双手迎出门来,唤着我的乳名,拉住我的小手,左瞧瞧,右看看,一口一个乖崽,唤得我不好意思地直把头往外婆腰间靠。

在外婆家的日子是最快乐的。每天清晨,早起的外婆忙完了灶上的活就会来到我的床前,轻轻摇醒我,我揉揉惺忪的眼,站立在床沿,张开手伸进外婆递过来的衣袖中……当人们下地干活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一道去小河里网鱼,摸螺蛳。晌午,全身湿漉漉的满载而归,外婆准会在路口的老柿树下笑着迎我,夸奖我能干。黄昏,外婆牵着我小手去井边打水,年幼的我双手扶着井沿蹲着,探头望着清清的井水,看外婆弓着腰,右手用劲一晃,浮着的水桶吃满了水,然后左右手交替着,把满满一桶水拎过井沿,再用手拢一下被风吹散的一绺短发,这时我已把拴着两个铁钩的扁担递过去,尔后伴着外婆踏在青石板上的沉沉的脚步声,踩着泼洒在石板上的水 渍,一路小跑地跟着外婆。

记忆中,外婆从来不舍得骂我一声,可是有一次,外婆却打了我。村外的河堤上架着一台柴油机,有着直冒黑烟的小烟囟,在小伙伴的怂恿下,我端起脸盆就往烟囟里倒水,顷刻,机器不响了,一看闯了祸,大家撒腿就跑,追至家门口的村干部对外婆说了事由,一向慈爱的外婆提着我就打,我哇哇地哭着,外婆蹲下身子,抚摸着我的小脑袋,为我擦着泪,轻声细语地说:“以后不要去干害人的事了。”后来,我到离外婆好远的地方去读中学了。

再后来,外婆就走了。可睡梦中,那恬静的小村庄上团团脸的外婆却常常向我走来……

(作者单位:江西中电贵溪电力检修公司维护部)


 

社长兼主编:陈雪芹

电 话:68515135

执行主编:郭霄

电 话:68054839

编辑部

电 话:68054816/68054839

广告部

电 话:68054837

发行部

电  话:68052048

学术稿件:李丽娜  简丹  丁蓝  项菲

电  话:58408627

新闻投稿邮箱:

zgsbgcxw@126.com

技术文章投稿邮箱:

zgsbgc@126.com

开户行

工行北京礼士路支行

户   名

《中国设备工程》杂志社

账  号

0200 0036 0902 2100 604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一区12号楼4门3层(100045)